中共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主办
当前所在位置    首页 >> 红色文化>>红皖家书>> 内容

储汉仪家书二封

(字体:      来源: 中共安徽省委党史研究室  时间:2018-03-06)

储汉仪(1896-1935),名崇高,号聿修,化名林有芳、王月寿,安徽潜山人。1926年毕业于安徽省立第一师范学校。1927年冬加入中国共产党,后任中共湖响支部书记、区委书记。1930年2月参加请水寨暴动,任红军三十四师党委委员、湖响区农会主席。红军向霍山转移时,组织一支80余人的游击大队,任游击大队长,掩护主力红军行动。潜山县革命委员会成立后,任湖响区农会主席。同年秋,蒋介石以数万兵力第一次“围剿”鄂豫皖苏区,党在安庆的交通站被破坏,他被派往江西寻找党组织。11月间,他转至皖南石埭县,在拜祭堂发展党组织,于1931年3月成立中共石台县特别支部,任书记,后任五区区委储汉仪家书二封书记。1934年1月至6月,先后任中共石埭、青阳、太湖中心县委组织部长、书记,祁黟石太中心县委委员,中共太平县委、太平中心县委委员。8月21日,参与领导柯村农民暴动,组建皖南苏维埃政府,任供给部长(财粮委员)。为了指导苏维埃工作,建立中共江边特委会,任书记。1935年2月,在双河口陈树湾山棚里开会讨论反“围剿”斗争,遭国民党军队包围,在激战中牺牲。

母亲大人:

儿每拟作书,未握管时,不觉心酸手软,许多伤心话都从心头涌起,似此不但不能接触您老人家的苦恼,反而要逼出你老人家几点老泪,因此未果。兹因鸿便,特上数言,千祈您老人家摆脱烦恼,安享天年。切不要以不孝儿长萦于怀,致伤尊体。儿虽漂流异地,寄食他乡,然此种乐趣甚多,人生的真意义未尝不在此。因此,儿于家庭底事,似不关心,而于生命二字,看得透而又透,只要有益于社会,什么都是可以牺牲的。这是儿的志决,亦您老人家所深望之处!儿在此不便与至戚亲友通信,祈您老人家说儿都好吧。

此上

钧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儿拜上言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五月十二日


吾妻爱妹:

你我不面,三年如兹,眷顾之情,其何能已?忆自分手时,你以家事咨问,当因时间仓促,未作具体的答复。只云每年总寄大洋若干,以维持家庭的生活。但至此日,不但没有一元的接济,并对于家庭的生活,也没个相当的指示。这也是为夫的疏忽,要亦恃有仁义的兄长能代为之,故无庸为夫的喋喋也。希望你在家,虚心过活,不要以我为念。遇有事故,可商诸我兄,切勿自作聪明,至贻笑伊戚。虽生活困难,也要纳闷过去。甚至维持不下去的时候,带孩子去讨饭都是可以的,切不可向富家翁作摇尾乞怜,亦不可向一般人谈及辛酸。至要!再有数事,告诉于你:一、慈母大人年老多病,务要尽心奉养二、家庭间要有商有量,和和气气的;三、对于儿女辈要教养周到,切不可因事不如意而迁怒之;四、要让大桂专侍奉老母,不可叫她东做西做;五、要把烟儿读书,不可叫他做别事,耽搁书;六、大桂,小桂,三荣不要裹足和养鞭子,再大桂不要随便许人,过三五年也不迟;七、以上几件事希望做到,余言有暇再谈。

此致

妆次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夫有方字

又五月十二日

解读:

1933年5月12日,正在皖南石(埭)青(阳)太(平)边区进行革命活动的储汉仪,托人给远在家中的母亲和妻子捎去两封家信,信中表达了对亲人的思念,情真意切,言辞隽永,今天读来依然令人感动。

储汉仪从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到1935年牺牲,一直忙于革命事业。1930年转移至皖南后,他和战友们以行医、教书、种山为掩护,秘密发展地下党组织,发动农民武装,为柯村暴动和建立苏区作出了重大贡献。他把全部的精力献给了革命事业,唯独没有照顾到自己的母亲和家庭。

储汉仪写此信时,己离家3年。每每思及家中年迈的母亲,自己不但不能侍奉膝下,反要令老人家时常垂泪牵挂,歉疚之情萦绕于怀。储汉仪曾在另一封家信中更加真切地表露出了这种内心情感:  “白发高堂,三年不面,其情其景,将何以堪,日夜思之,寸心为之一裂。乌鸟私情,尚欲终养,我何人斯,独有母而不能顾及。”储汉仪思念母亲,自责不孝,心中酸楚尽诉笔端。因此,5月12日这封写给母亲的信中,依旧提笔“心酸手软”,但又不忍令母亲过多伤怀,担心“反而要逼出你老人家几点老泪”,不免压制着感情,多多宽慰母亲,希望母亲能“摆脱烦恼,安享天年”;告诉母亲,自己“虽漂流异地,寄食他乡,然此种乐趣甚多”。

储汉仪还郑重地对母亲说:  “儿于家庭底事,似不关心,而于生命二字,看得透而又透,只要有益于社会,什么都是可以牺牲的。这是儿的志决,亦您老人家所深望之处!”他深知,自己有一位深明大义的母亲,能够懂得儿子的理想,理解儿子甘愿舍弃家庭幸福,甚至牺牲性命,为的是有益于国家和社会的事业。

储汉仪家中,还有盼他早归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。他和妻子育有二男三女。3年前,他离家时,最小的孩子只有一岁。由于他投身革命,牵连家庭,家里房屋被烧、猪羊被抢、衣被财物被洗劫一空。幸而哥哥储汉臣精通中医,开有医馆药铺,全家还能赖以生计。

对于妻子,储汉仪也是十分亏欠的。他在给妻子的信中自责:对于家庭的生活“不但没有一元的接济”“也没个相当的指示”,只是嘱托“仁义的兄长能代为之”一切。但他仍不忘

告诫妻子:  “虽生活困难,也要纳闷过去。甚至维持不下去的时候,带孩子去讨饭都是可以的,切不可向富家翁作摇尾乞怜,亦不可向一般人谈及辛醵。”储汉仪不为斗米折腰,不向富贵乞怜,男儿骨气,令人敬佩。同时,他在给妻子的信中,对家中事务和孩子的教养都细细嘱托,字字句句,细微周到,用心良苦,无不流露出对妻儿的牵挂、慈爱。

这两封家书之外,保存下来的还有一封1934年储汉仪写给家中两位兄长的信,读来也颇为动人: “去年一别,又是今秋。月落屋梁之思,徒增感慨,日暮秋声之赋,倍觉凄凉。且幸音信常通,无关乎关山远隔,家庭有托,何忧乎异地常留。白发高堂,信信写来似旧,黄口孺子,人人传说如常……”

1932年冬,储汉仪在皖南得了重病,兄长储汉臣曾专门前往为其诊治。两位兄长还因此受到牵连,被当局逮捕、罚款。家中妻儿也多亏两位兄长帮助照料。兄弟之间,情谊深厚。

此信写于1934年夏秋之交,半年后,储汉仪在一次与敌激战中壮烈牺牲。敌人还残忍地将他的头颅割下,示众3天。(潘海)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