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党史网目前正处于试运行阶段,如发现信息异常或有意见建议,请及时反馈!电话:0551-62606691。给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


安徽红色家书选编:祖晨家书三封


    祖晨,原名祖茂林,化名李春亭、朱文淦、朱涛、莫灵等,安徽宣城人,19011016日出生在宣城市油榨沟镇的一个竹业工人家庭。1925年秋,从厦门大学毕业后考取日本长崎国立医科大学,攻读药学系专业,同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73月回国,被党组织派往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二师张发奎部任党代表,并随队参加了北伐。8月,参加南昌起义,随部队南下,转战潮、汕。后离开部队回到安徽。9月,受中共安徽省临委委派,回宣城开展革命活动,创建了宣城第一个“独立支部”任书记。19281月到上海,先后参与领导了闸北、徐汇区工人学生运动和反帝大同盟的活动。19311月起,受祖晨家书三封党中央之命赴山东,着手恢复、整顿党的基层组织,恢复了中共济南特别支部,建立了第一个中共济南市委,任市委秘书长;8月任省委执委兼济南市委书记。19t321月,调任青岛市委书记,3次领导铃木丝厂和大康、富士纱厂工人罢工。61日,被敌密探跟踪逮捕。1933818日,祖晨在济南监狱关押一年后遇害,时年33岁。

 

    双亲尊鉴:

    霜见异地,故乡寒度几许!我亲爱的父母啊!休使冷气估胜,敢祝老当益壮!莫为游子劳思,更促儿志期坚。好啊坏啊。只要有我在!暂时的虚荣,算不了人间的赞礼,尸旁的热泪,方得见英雄的牺牲。愈难愈要干,所余的,留待后人。莫因崎岖而失望,休因人事勿登临。乱时富贵于我如浮云,狗党谈笑,于我无变色!父亲啊!母亲啊!莫把人事看真!人生就是苦!人活只有行其余财贝子女,也不过是生活的点缀罢了!……父亲母亲啊!看远些!留的五湖明月在,莫愁无处下金钩!无论如何儿只愿双亲看开人是!儿在此尚能吃,千万勿念。弟弟等宜多读、多看、多写,多做白话文!否则徒劳无不。儿此次要禀的在此告一段落,后再上。敬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康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儿茂林谨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玖月二二

    

日本人的身体比中国要好得多!日本人的小孩比中国要活泼!

    一九二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于日本

 

双亲尊鉴:

谨读手谕,得知家中近行一切,甚为怅怅。

    永福叔身体尚健,不想年壮天亡,此殊可惨。儿想此乃婚姻不满意,抑郁成病,呜呼!非天丧我叔也!……儿只有临风长啸,向海垂泪而已!

    污吏纵横,非吾宣一隅,儿所往之地,大概相仿,此乃中国灭亡之象。救亡者,仍为百姓,而百姓死气沉沉,一字不识,毫无国家观念,以致少数狼心狗肺之武人政客,逢迎当局之士绅,筹谋种种,欺压老百姓,而百姓只有忍受,日趋险恶,胆愈益变小,此后种种,何堪收拾!……人民

再无反动,恐将命非已有!……宣城百姓,尤甚可怜,见着一个差狗,便称呼像太公一样,视钱如天大,视读书可与不可之事。真无法可治。双亲!斯时天灾人祸,皆促人民自觉之导火线,将来总有结局之日。一般倒行逆施之徒,儿即命在祖晨家信信封旦夕之际,仍欲与之相较,“看看我最后五分钟!”双亲何不向远处着眼,何必与此鼠辈认真。落得顺水推舟,便为上策。此时不必强求水落石出。区区小见,敢求垂察。

    茂炳(祖晨烈士的大弟,祖晨兄弟四人,祖晨为家中长子——编者注)……等,还不能写一句话,真是不好。    儿现穷极,家事又多崎岖,其将男儿逼死吗?不,而仍向前冲锋!敬祝康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儿茂林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月十六(日)

双亲尊鉴:

    儿的案子已被高等法院判决了,儿被判为死刑,望双亲听了千万别伤心,千万要看开些。……我亲爱的父亲啊!母亲啊!财贝子女,只不过是生活的点缀罢了,不要把他看作私有。干革命就会有牺牲,望双亲千万千万看得开些……家是我所恋的,弟妹是我所爱的,但是破碎的祖国更是我所怀念热爱的……虽然在干革命救国的大事业中,我的力量简直够不上沧海一粟,可是集天下之水滴而汇成大洋。我希望我能在救亡的汪洋中,竭我一滴之微力。我亲爱的父亲啊!母亲啊!再看看儿这最后的五分钟吧!…”

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于济南监狱

    解读:

    祖晨是中国共产党早期著名的社会活动家,安徽较有影响的革命烈士。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,对祖国和人民的无私大爱,是祖晨那一辈共产党人最显著的品质和情怀,这种品质和情怀如江河泻地,无时无刻不在他们的生活中澎湃涌动。祖晨烈士的这3封家书里就涌动着这样的情愫。第一封是他在1925年留学日本长崎帝国医科大学时的家书:  “暂时的虚荣,算不了人间的礼赞;尸旁的热泪,方得见英雄的牺牲。愈难愈要干,所余的,留待后人。”表现了一种追求真理、义无反顾、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。第二封写道:  “天灾人祸,皆促人民自觉之导火线,将来总有结局之日。一般倒行逆施之徒,儿即命在旦夕之际,仍欲与之相较”,  “儿现穷极,家事又多崎岖,其将男儿逼死吗?不,而仍向前冲锋!”读祖晨家书,总让人体味到什么叫“大无畏的革命精神”,这种精神不是生于一时激愤,而是流淌于祖晨的血液之中,一贯而不绝。第三封是1933年在济南狱中写给父母的密信,表达了至死不渝的革命信念。这封信是他在济南监狱写回的第二封信,信是由别人代发的。在他牺牲五六个月后,即1934年的除夕,正好全家吃年饭时收到的。家人伤心地传阅着,无不为祖晨悲壮离去而伤心落泪。正足由于有这样一贯而坚定的理想信念,在人生的最后一刻,面对国民党军阀的屠杀,祖晨才能从容地与同志、与狱中的难友告别:  “同志们,难友们,这没有什么关系,革命的细胞是新陈代谢的,永远死不完的,好好干下去吧!”1933818日,祖晨——这位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和年轻的共产党人,为了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,牺牲在反动军阀的屠刀之下。

(陈虎山)

 

0.3000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