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党史网目前正处于试运行阶段,如发现信息异常或有意见建议,请及时反馈!电话:0551-62606691。给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


齐国庆家书一封


齐国庆(1903-1928),安徽太和人,出身于进步士绅家庭。15岁考入安徽省第六中学,在校时就向往革命、思想进步,并参加了进步组织“读书会”。1923年考入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,1924年考入国立东南大学物理系,不仅成绩优秀,为全班之冠,而且积极参加进步学生运动。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不久,担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、东南大学支部书记。1928年5月因叛徒出卖被捕,同年9月牺牲于南京雨花台。

齐国庆家书一封

我死后,务必请你转告我家:一、不用棺,一切从简;二、妻子不必为我守节;三、为革命而死光荣,父亲不必伤悲。

解读:

1928年5月3日,日本派兵侵入中国政府所设的山东交涉署,肆意焚掠屠杀中国官民17000余人,受伤者2000余人,被俘者5000余人,酿成济南惨案。此事件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。5日,南京市各大、中学学生为济南惨案举行罢课,散发了大批抗议书、请愿书,还组织了许多宣传队,深入市民中广泛宣传。时任中共南京市委委员、中共东南大学支部书记的齐国庆等组织学校的党员、进步青年参加了这些活动,并发动群众向国民政府请愿。5月5日晚,齐国庆参加中共南京市委确定的“红五月”行动大纲筹划工作会议。由于被敌人盯梢,参加会议的团省委巡视员史砚芬、中央大学学生黄觉庵和王汇伯被捕。王汇伯被捕后立即叛变投敌,供出了南京的共产党机关及党员姓名,随后,敌人在全城进行大搜捕,齐国庆等20多名党团员被捕。后,敌人以“中共南京市党部委员策动罪案”,将中央大学的青年才俊王崇典、齐国庆判处死刑。临刑前,齐国庆向难友窦昌熙口述了上述家书。

从字面上看,齐国庆是向家里交代了3件事,其实反映了烈士高尚的思想境界、道德情操和义无反顾、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。“不用棺,一切从简”,表明他是一位彻底的唯物主义者,对于肉体的消亡看得很轻,觉得死后的繁文缛节毫无意义;“妻子不必为我守节”,因为夫妻之间感情很深,所以他希望在他死后妻子应该有更好的生活,不愿意妻子受到牵连;  “为革命而死光荣,父亲不必伤悲”,在他看来,为革命而死,死得其所,表明一位真正的革命者信念坚定和从容赴死的高风亮节。自参加革命以来,齐国庆从来都是把生死置之度外,始终保持着革命者的乐观精神。在首都卫戍司令部看守所里,一间20多平方米的房子,关押着40多个犯人。人挤得只能侧着身、靠着墙,睡觉都得轮换。当时又值盛夏,牢里酷热潮湿,难友们伤口的血腥味和地板的腐烂味,熏得人们头昏脑涨。一天放风时,难友们看到齐国庆胖胖的肚子,开玩笑地问他:  “这里装的是什么?”他笑着说:  “装的是赤胆忠心!”9月27日,中秋节前夜,天将拂晓,最后时刻到了。齐国庆从容地穿上细毛绒衣,又换了双新袜子。当时他腿上有一小疮被碰破,直流血,他幽默地说:  “马上要大流血了,还流这一点血”。在雨花台刑场,齐国庚等人高唱《国际歌》,从容就义。

齐国庆等革命者牺牲的消息传到家乡后,齐国庆的父亲齐辅臣悲痛地说:  “国庆安息吧,今后叫你大哥和几个弟弟都参加共产党,非把蒋介石这个卖国贼打倒不可!”齐辅臣到南京给齐国庆收尸,回到太和县不敢埋在老坟,就埋在了太和县西关外,也没敢立碑。可是有一年清明去一看,坟前竞有一座碑,从落款“友人熙”的字样来看,应该是南京的地下党来立的。齐国庆牺牲时,妻子26岁,两个月后二女儿出生。念着夫妻往日的情分和年幼的孩子,妻子没有遵从丈夫的嘱咐,没有改嫁,而是艰难地将两个女儿抚养成人。(孙冬梅)

0.3000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