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徽党史网目前正处于试运行阶段,如发现信息异常或有意见建议,请及时反馈!电话:0551-62606691。给您带来不便,敬请谅解!



英雄怀大志 儿女藏柔情——李荣桂诗歌一首


李荣桂(1903—1931),原名李安贫, 字淑才,又名李坦。出生于安徽寿县高刘集北李冲洼(今属肥西县)一个书香世家。1919年因家道中落,经亲戚救济,转入芜湖公立职业学校求学,任校学生会秘书。在校期间,他积极参加声援五四运动的游行示威。1922年秋,因带领学生反对反动校长被校方除名,后转赴上海求学。 1923年,他回家乡创办改良私塾。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同年冬再度去上海,从事革命活动。1926年9月被党组织派到武汉,后考入中央政治军事学校武汉分校学习。1927年5月,被编入国民革命军中央独立师第一团,先后参加了保卫武汉、讨伐夏斗寅叛军的作战和八一南昌起义。后返回寿县,到国民党第三十三军学兵团任中队副队长,从事兵运工作。1929年6月,同徐向前一起被中共中央派到鄂豫边,任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第三十一师政治部主任,后任红一军第一师政治委员、红四军第十师政治委员。率部队参加了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一、第二次反“围剿”作战,是鄂豫皖红军早期优秀的政治工作领导人。后调任鄂豫皖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处主任。1931年秋在鄂豫皖苏区肃反中被错杀,年仅28岁。

乙丑客屯溪感怀①

廿载光阴似水过,半生事业自蹉跎。

椿庭常别承欢少②,荆树③初分感慨多。

未足齐家遑治国,何堪贫病与愁魔。

抚今思昔伤沦落。对日④停杯则放歌。

【注释】:

 ①乙丑:指乙丑年,即1925年。1925年春,李荣桂应其姐夫史泗群之邀,到屯溪教授几个外甥读书。在这期间,李荣桂虽事业未如愿,但常和志同道合的青年研讨政治时事。

②椿庭常别承欢少:椿,《庄子•逍遥游》说上古有大椿,即长寿;庭,《论语•季氏》记载孔鲤趋庭接受父训。后来用“椿庭”代称父亲(用“椿庭萱室”或“椿萱”代指父母)。承欢,主要指侍奉父母意。

 ③荆树:南朝梁吴均《续齐谐记•紫荆树》:“京兆田真兄弟三人,共议分财,生貲皆平均;惟堂前一株紫荆树,共议破三片,明日就截之。其树即枯死,状如火燃。真往见之,大惊,谓诸弟曰:‘树本同株,闻将分斫,所以顦顇,是人不如木也。’因悲不自胜,不复解树。树应声荣茂,兄弟相感,合财宝,遂为孝门。”后来,就用“荆树”“荆枝”“荆花”等喻兄弟骨肉同气连枝。

④对日:形容幼年聪慧。这里主要是赞扬他的几个外甥幼年聪慧。

【题解】:

李荣桂英年早逝,身后留下的作品不多。《乙丑客屯溪感怀》是李荣桂难得为后人留下的一首七言律诗佳作。这首诗,写于1925年客居屯溪时,当时作者年仅22岁。作为风华正茂、书生意气、挥斥方遒的诗人不仅怀有英雄励志报国的远大志向,还兼有回报父母养育之恩的儿女柔肠,只因屡屡遭受家境衰落、学业受阻、事业不顺等一连串的生活打击,这些愿望一时难以实现。这首诗就真实全面地反映出李荣桂此时复杂的情绪。这首诗感情真挚,用词典雅,对比鲜明,诗句整饬,彰显出诗人卓越的才华和独特的个性:诗作既道出诗人身为一般儿女的柔肠情思,更道出一位年轻的共产党人心忧天下、报效祖国的远大志向。这首诗由四联八句组成,分为起承转合,构思严谨巧妙。

首联,作者以比喻“夸张”对比等手法,尽情诉说自己二十年时光飞快地过去,半生事业无成,蹉跎岁月的苦闷,以渲染气氛,为下文做有效铺垫。这是一首诗的总起。

颔联,紧承首联,作者运用典故、比喻、对比等手法,进一步含蓄地倾诉自己半生生活蹉跎的具体内容:一方面自己事业未成,一方面抛却父母兄弟亲人,未能尽孝尽悌,内心愧疚,感慨良多。

颈联转而议,作者运用典故对比等手法,直抒胸臆,感叹自己从肉体到心灵所经受的双重折磨痛苦。将内心的悲情渲染到极致。诗人自叹:一个人连“齐家”都做不到,又怎么能谈“治国平天下”?更不能忍受贫病和愁苦的折磨了。

尾联收“合”,诗作峰转路回,卒章显志。诗人在最后一联亮出诗眼,抒发出革命志士高昂的英雄气概。尽管诗人抚今追昔,自伤身世沦落,常常以酒浇愁,但内心深处仍怀揣不忘报效祖国、献身革命、服务人民的雄心壮志。“停杯则放歌”这一句,进一步表明了诗人决心于伤感中振作起来的积极进取精神。全诗的情绪步步渲染、层层铺垫、先抑后扬,最后达到顶峰。诗言志,歌咏言。让后人钦佩的是,诗人写完这首诗的第二年,就毅然决然地接受党组织安排,走出家门,完全投身革命工作,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短暂而辉煌的青春。

纵览《乙丑客屯溪感怀》这首诗,呈现如下特色:全诗脉络分明,由蹉跎自伤,到振作放歌,内涵丰富。它既反映了年轻的革命者人性温情的一面,即事业无成,客居他乡,贫病缠身,不免怀念父母兄弟,自伤自饮;又反映了革命者壮志豪情的一面,尽管身世艰难,命运多舛,也最终不放弃对革命理想的积极追求,“放歌”振起,坚持了下来,终于有成。此外,诗作手法多样,诗人巧妙地运用比喻、夸张、用典、对偶等修辞手法,充分显示出作者扎实的文学素养。真可谓:英雄怀大志,儿女藏柔情。(杨永明)

0.2900s